[小兵张嘎电影观后感]风波中的新城发展控股再入中企500强,排名上升15位

时间:2019-07-1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采采风荷

榜单前十名

2019年《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7月10日晚间出炉。

近日,王振华陷猥亵案,旗下新城系上市公司遭遇股债双杀。在此次《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中,也能看到新城系企业的身影。

数据显示,新城系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得益于营收大涨,排名升至第172位,上市后新入榜的海底捞则排名垫底。此外,腾讯、阿里继续入围最赚钱的10家上市公司,贵州茅台利润率则由第四位跃居榜首。

据介绍,排行榜覆盖范围包括在中国境内外上市的所有中国公司,所依据数据为上市公司在各证券交易所正式披露信息,榜单以人民币为统一计价标准。今年上榜公司的年营收门槛为162.38亿元,相比去年提升了17%。

新城发展控股营收大涨,排名提升15个名次

2019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显示,新城发展控股的营业收入为547.81亿元,在所有公司中排名172位。而相对于上一年第187名的位置,提升了15个名次。

按照Wind梳理的数据,新城发展控股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为548.24亿元,主营业务收入为547.81亿元。而在2017年,两项数据均为408.2亿元。对比可见,新城发展控股的营收在2018年曾迎来大涨。

经历过上周的暴跌后,港股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的股价在本周趋于平稳。截至7月11日上午11点10分,新城发展控股的股价为7.2港元,涨幅在2.5%左右。

新城发展控股7月10日发布消息称,据上海普陀区检察院及公安机关通报,公司控股股东王振华因涉嫌犯罪于7月10日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王振华旗下的新城系三个上市公司包括A股地产上市平台新城控股、香港交易所上市的新城控股母公司新城发展以及王振华控制的物业服务公司新城悦。

海底捞上市近一年,首次上榜排名垫底

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公司上市等原因,一些明星企业成为本次榜单的新面孔。

在食品行业,颇受关注的是今年首次进入500强(排名第482位)的海底捞,该公司2018年总收入达170亿元,排名垫底。wind数据显示,在2017年和2016年,海底捞的营业总收入分别是106.59亿元和78.25亿元。

时间倒转至2018年9月26日,海底捞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海底捞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及首席运营官杨利娟现场敲钟。海底捞开盘上涨5.62%,报价18.8港元/股。彼时,首席战略官周兆呈在致辞中称,将在门店扩张新技术等方面加大投入力度。

截至7月11日上午11点21分,海底捞的股价已经上涨至33.15港元,市值达1757亿港元。

海底捞上市也实现了一波集体造富。按照2018年胡润百富榜,来自海底捞的人士占据了榜单4个名次。其中,张勇、舒萍夫妇财富为550亿元人民币,排名第34位;施永宏、李海燕夫妇财富达到260亿元人民币,排名榜单第115位。杨利娟、苟轶群的财富分别为40亿元和22亿元。

榜单中利润前十公司

最赚钱10家上市公司,腾讯、阿里继续入围

按照2019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统计,阿里巴巴、腾讯领衔的互联网服务行业虽然收入总和仅占到所有500家公司的2%,但是该行业市值却接近11万亿,占中国500强总市值的23.7%。

在盈利能力方面,与去年情况相同,最赚钱的10家上市公司除了几大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之外,仍是中国移动有限公司、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这十家公司在去年的总利润达到1.46万亿,占全部上榜公司利润总和的40.3%。

2019年,中国500强中共计有30家公司未能盈利,亏损总额达到1771亿元。今年首次上榜的美团点评居亏损榜首位,亏损额接近1155亿元。去年新上榜的爱奇艺,亏损额达到94亿元。

榜单说明中评价称,以互联网服务和科技创新为核心的新经济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在过去一年中,按照《财富》(中文版)的行业划分标准,由电子、互联网服务和计算机相关行业组成的新经济板块延续了此前的高速增长态势,上榜公司数量增加到36家,板块收入同比增长高达28%,细分行业中增长最好的互联网服务行业累计收入同比增长38%,虽然收入增速略有放缓,但行业的成长速度仍远超榜单均值。

榜单中亏损的前十名公司


贵州茅台利润率由第四位跃居榜首

根据榜单统计,在利润率最高的40家上市公司中,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由去年的第四位跃居榜首,利润率高达45.6%。实际上,今年以来,贵州茅台的股价继续向高位探寻。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11日11时38分,贵州茅台的股价为984.8元。

另外,首次上榜的中通快递以24.9%的利润率进入利润率榜。不过,值得关注的一点:在净利润率最高的这40家公司中,商业银行占据了21家。

长江商学院李伟教授在今年的分析中指出一个现象:银行如此赚钱,却未见到大量资本流入银行业。他指出:社会资本难以流入银行业的最直接原因是政策的限制。时至今日,中国的银行都没有摆脱“二财政”的角色。但是,中国要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就必须让资金流向回报率最高的地方。也就是让市场去决定资金的分配,而这无疑就必须打破目前的金融抑制政策。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