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凶铃原版]刘元春:今年守住GDP增速不破6的底线没问题

时间:2019-07-16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林隆璇老婆

如何看待上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下半年政策取向可能是怎样的?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在刘元春看来,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在6.1%左右进行波动,2019年全年经济增速守住不破“6”的底线没有问题。同时他指出,虽然6月份的投资数据有抬头迹象,但还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下半年投资能否稳定在6%是中国经济能否稳定的关键。

对于未来的政策取向,他认为,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的定位和方向不会变,但政策的幅度有可能会加大,着力点可能会有所转移。

下半年经济增速可能在6.1%左右波动

新京报:如何看待上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

刘元春:在整个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同时中美贸易摩擦的状况中,上半年中国经济能够取得6.3%的增速大大超出了很多国际人士和市场的预期。很多人此前都预计今年中国经济会承压得很厉害,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出现破6的情况。但是目前来看,6%的底线守住了。第二,稳就业这样的目标实现了,同时稳消费目标结果表现也比较亮丽。同时外贸表现也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糟糕。

所以,从中国经济的内外部环境看,取得这样的成绩一方面说明了,中国经济的弹性和韧性的确不错。同时,还说明了我们从去年三季度以来实施的以“六稳”为主体的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调控是到位的。特别是五六月份经济数据的反弹说明了,从4月份开始所启动的减税降费的积极财政政策深得人心,对市场预期的稳定取得了决定性的作用。

新京报: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走势可能是怎样的?

刘元春:我对下半年的经济还是有信心的。这是因为:首先,中国这一庞大的国内市场还显示着蓬勃向上的活力。另外,新动能依然会成为中国经济韧性的压舱石的这一态势会延续。

但由于国际环境的这种快速变化,以及一系列的不确定性,我们认为下半年的下行压力还是会进一步的加剧。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在6.1%左右进行波动。其中,一些局部的区域和产业承压的程度还会加大。它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随着全球经济的放缓,特别是美国经济下半年有可能放缓使得中国的外需下降可能会有所显化。第二,地方财政的压力导致基建投资可能难以出现持续上扬的这种态势。第三,房地产目前出现回落的信号,下半年可能房地产投资也会有所收紧。

综上几个因素,下半年由于需求侧的相对疲软,价格向利润的传递会达到供给侧,虽然目前一些减税降费的效应还会进一步发挥,稳健的货币政策也会进一步提供一些支撑,但经济下行压力还是会进一步抬头,GDP的增速可能还会进一步的回缓。但今年守住GDP不破6的底线应该是没问题的,实现今年经济增长目标也是没有问题的。

今年消费增速会在8.5%到9%的区间保持稳定

新京报: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数据,哪一项让你比较忧虑?

刘元春:目前可能最忧虑的还是投资数据。虽然6月份的投资数据有抬头的迹象,但实际上我觉得还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因为很多企业整体的利润同比还在回落,更重要的是目前工业品出厂价格PPI还处于零增长的状况,这就导致了目前投资预期还没有完全提升起来。下半年投资能否稳定在6%的水平是中国经济能否稳定的关键。

我另一个比较担忧的数据是中国在外贸上面承压比较大。

新京报: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3%,连续两个月回升,但仍处于历史低位。你如何看待?

刘元春:目前中国对于制造业的战略性定位已经更为明确,特别是我们这种大国必须以制造业立国立身,要打造制造业强国,这个目标它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我们会看到减税降费对制造业是最有力的一个利好。

下半年,制造业投资会有所回升。但也要看到,目前全球贸易的格局和经济环境处于低迷状态,制造业投资要想有一个快速的回升是不可能的。我认为,制造业投资有一个渐进的回升就已经很不错了。

新京报:6月份消费数据超预期,这一态势是否会延续?

刘元春:我觉得今年消费增速会在8.5%到9%的区间保持稳定,即在一个较高增速的水平下保持相对稳定。原因是什么?第一,目前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回升到近两年来的新高。第二,居民的收入同比增长速度保持稳定,且比GDP的增速还高。即使我们很多企业经营困难,但是企业的工资支付还是处于正常状态。第三,目前消费的低收入层次消费的开发和高收入群体的消费的升级在互联网+下如火如荼地拓展、挖潜。

下半年消费增速还会保持在目前的情况,但汽车消费这一块会有所波动。国家的确也要对稳消费采取进一步的扶持政策。

新京报:市场比较关注的政策走向上,你的预判是怎样的?

刘元春:总体看,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的定位和方向不会变,积极的财政政策加稳健的货币政策的组合不会变。但是政策的预调和微调的一些幅度、着力点可能会做出一些调整,幅度有可能会加大,着力点可能会有所转移。

具体来讲,在财政政策领域,减税降费的渠道要通畅,要能够在微观层面落实,这将是财政政策一个很重要的着力点。财政政策第二个很重要的着力点是,地方政府在财政压力上怎么来拓展地方政府的“财”这一个资金的空间,使其能够进一步支持一些大型项目和基础设施的建设。

当然,货币政策也会根据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进行一些调整。第一,因为目前名义GDP增长速度下降。那么,货币政策是不是适度的朝宽松的方向进行调整,这是我们要关注的。特别是,如果说三季度经济增速逼近6%的时候,货币政策的微调可能会加大力度。第二,7月份美联储降息会引领整个全球降息浪潮。目前整个全球格局中,美联储降息可能会带动整个外部环境的恶化,从而引起我们的货币政策可能在降准降息上面也会有所动作。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贾宁

2019-08-26 08:59:562019-08-26 08:54:312019-08-26 08:50:312019-08-26 08:45:112019-08-26 08:40:262019-08-26 08:34:222019-08-26 08:30:462019-08-26 08:24:512019-08-26 08: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