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专业基础知识]魅族“三剑客”尽数出局,翻身只能重回“小而美”?

时间:2019-07-18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拉德万斯卡 凸点

图片来源:魅族科技2015年3月12日微博

魅族科技CMO(首席营销官)、高级副总裁李楠离职的消息尘埃落定。7月18日下午,李楠在社交网络上发文确认已离开魅族。自此,魅族“三剑客”尽数出局。

此前一天,业内就传出李楠从魅族辞职创业的消息。当天深夜,在魅族论坛一篇“关于李楠离职消息”的帖子下,魅族创始人黄章的账号J.Wong回复网友评论称,“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

在此回复之前的十几分钟,黄章还在帖子下发评论称:“前几年魅族粗犷发展用亏损换规模,当资本潮退去魅族包括我在内的经营委员会不得不改变公司的策略。在改变过程中免不了失速和损失,当然也包括起用一些更年轻更有具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虚心若渴,求知若愚——编者注)的骨干。我们都是凡人,自我膨胀是魔鬼。”

从人才到“费财”,李楠的魅族之旅

李楠从2012年加入魅族,至今已有7个年头。7年中,李楠做出了两个最重要的业绩,一个是2012年底提出“侘寂之美”的概念,成为魅族品牌差异化的最大亮点;另一个是一手创立和壮大了魅族主打性价比的“魅蓝”系列,并成为魅族的销量担当。

公开资料显示,李楠早年间曾担任NEC在线ERP系统构架师和Monstar-Lab日本移动社交网络应用和游戏产品经理。不过真正让他名声大噪的身份,是科技媒体爱范儿的主笔。2009年,他撰写的一篇讨论iPhone设计哲学的文章被黄章看到,受到后者赏识。

2012年,李楠入职魅族担任互联网业务总监。面试过李楠的魅族前总裁白永祥曾告诉新京报记者,李楠的加入强化了魅族在市场推广上的力度。

2014年初到2018年,黄章几乎每年都会宣布一次“复出”,但其在魅族的存在感一直让外界感到扑朔迷离。在此期间的魅族新品发布会,一般都是由人称“老白”的白永祥和李楠轮流主持。

2017年5月,黄章宣布直接参与公司运营,魅族组织架构也进行调整,成立了魅族和魅蓝两个事业部。李楠升任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任魅蓝事业部总裁。前华为终端CMO、TCL通讯中国区总裁杨柘加入,负责魅族事业部的市场营销与团队管理,与李楠“划江而治”。

但魅族Pro 7在营销和销量上的糟糕表现让杨柘受到质疑。2018年6月,李楠与杨柘职务互调,李楠重新担任CMO,负责市场和电商业务。杨柘则于不久后离职。

2018年,魅族进行了四次人事调整。李楠重回市场一线,主掌由黄章亲自“打磨”的重要产品魅族16,但其众筹魅族概念手机魅族zero的失败行动,被黄章公开批评为“瞎搞”。此后,李楠一直较为沉寂,直到最近爆出离职传闻。

“三剑客”出局,魅族终究是黄章的

在黄章“退隐”期间,魅族的运行主要靠执掌全局的白永祥,负责营销的李楠,以及Flyme系统当家人杨颜。这三个人也被外界称为“魅族三剑客”。然而随着黄章直接接手运营,“三剑客”相继淡出,乃至出局。

2003年,黄章创立魅族,白永祥成为黄章的左膀右臂。在两人的合作下,魅族不仅在MP3领域打开了市场,还在2009年完成了从MP3到手机的“惊险一跃”——历经两年打造的M8手机,一上市就广受欢迎,后来还被评为2009年年度十大手机。

2011年,黄章逐渐淡出管理,将CEO的职位和公司日常管理工作交给了白永祥。在“老白”的执掌下,魅族开启了Android时代,发布了MX系列产品和Flyme操作系统,拓展了运营商、电商以及线下渠道,迅速成为主流手机厂商之一。

黄章2014年初的回归,让外界对黄白二人的关系产生了“宫斗”的猜想。外界猜想的依据是,黄章宣布回归的视频中,白永祥没有出现。后来,黄章收回了CEO职务,白永祥经历了从CEO到高级副总裁再到总裁的职务过山车。2018年5月,魅族的人事调整中,未见白永祥的名字。外界猜测,白永祥或已退休。

“三剑客”之一的杨颜,在2011年加入魅族之前,是设计公司Eico Design的创意总监,因为主导设计了魅族M8的UI设计而获得黄章赏识。杨颜对魅族最大的贡献,在于其搭建起了魅族独树一帜的Flyme系统。

2014年,原本负责Flyme的副总裁马麟加入乐视,杨颜补位。此后,在外界眼中,杨颜的名字成为Flyme的同义词。2017年5月,杨颜成为Flyme事业部总裁。但在2018年最后一天的朋友圈中,杨颜宣布卸任事业部总裁。

剧烈的人事调整中,作为公司大股东的黄章,地位一直稳固。进入2019年,魅族多次传出被珠海市国资委入股的消息。5月,甚至有媒体报道称,珠海市国资委关联方已经成为魅族大股东。但新京报记者7月18日在启信宝上查询发现,黄秀章(黄章本名)仍然以49.08%的股份占据大股东的地位。魅族终究是黄章的魅族。

从扩张到沦落,魅族或重回“小而美”

2018年7月,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发言称:“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的“错误”对于魅族来说,代价巨大。研究机构赛诺发布的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报告显示,魅族2018年的销量仅有948万台,相比2017年接近2000万台的销量暴跌46%,几近腰斩。

在诞生初期,魅族手机是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中“小而美”的代表。彼时,市场集中度不高,“山寨”手机丛生,魅族手机凭借其技术积淀和用户体验,很快脱颖而出。先后推出的M8、M9、MX、MX2、MX3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成绩。

分析普遍认为,魅族脚步的失控,开始于2015年初阿里巴巴注入的5.9亿美元投资。钱包鼓起来的魅族开始急速扩张,频频发布新品、营销造势,销量迅速冲高到2000万台。但从那以后,魅族的年销量再也没能超出这个水平。

2016年,魅族的“机海战术”达到了夸张的程度:一年开12场发布会,发布14款产品,还邀请了十几位歌手前来助阵。但高端产品的乏力、中低端产品线的混乱,让2016年的销量增长只有200万台。

2018年7月,黄章在魅族论坛中表示:“有了资本后的经营团队也比较膨胀,我很难插手。做得好也可以,做不好就只能我来了。”然而,黄章请来的高级经理人杨柘,并没有如愿让魅族在高端机型上有任何突破。

更糟糕的是,杨柘带来的营销团队与魅族原有营销团队爆发了“内斗”。2018年4月15日,时任魅族文创总监的张佳在微博上晒出魅族15系列发布会6000万元的立项明细,暗示杨柘有中饱私囊的嫌疑。张佳随即被魅族开除,而杨柘也于三个月后离职。这场风波让魅族本来就暗淡下来的品牌形象进一步蒙上了阴影。

2019年5月,珠海市国资委关联方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入股魅族,占股2.09%。这让魅族的生存问题有所缓解,但市场占有率已经不到1%的魅族,能否东山再起还需观察。

今年5月底的魅族16Xs发布会上,魅族一直在强调“真我”和“潮流”两个关键词。告别了蒙眼狂奔时代,魅族正在努力回归当初那个“小而美”的独特存在。但是已经进入下行周期的市场,会给魅族这个独善其身的机会吗?

新京报见习记者 许诺 记者 梁辰  编辑 赵泽 程波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