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购网站]猪肉概念股半年考:业绩股价冰火两重天,谁将退市?

时间:2019-07-29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皇女 寒子夜

2018年8月,我国多地暴发非洲猪瘟疫情,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非洲猪瘟疫情给多家猪肉概念股的业绩带来影响,至今仍未彻底消除。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26日,29只猪肉概念股中已有17家上市公司对其上半年业绩做出了预估,多家同比下降,5家亏损,这些企业业绩变动的原因,不少与非洲猪瘟疫情相关。

与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猪肉概念股的股价,今年以来,29只猪肉概念股中27只股票的总市值上涨。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股价飙升的同时,有14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或者董监高主动减持上市公司股份,*ST雏鹰的高管、董事和控股股东被动减持上市公司股份。

有券商预测,随着猪价的继续攀升,养猪板块将迎来利润的加速释放阶段。不过,*ST雏鹰已经徘徊在退市边缘。因连续16个交易日(2019年7月5日-26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ST雏鹰第七次发布了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


疫情影响预期业绩?5家亏损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26日,29只猪肉概念股中已有17家上市公司对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做出了预估,其中12家盈利、5家亏损,在盈利企业中,有3家同比下降,亏损企业亏损均同比扩大。

对于亏损原因,牧原股份提到了非洲猪瘟的影响,“受非洲猪瘟的持续影响,公司在2019年一季度生猪销售价格较低。2019年第二季度,生猪价格开始上涨,公司开始步入盈利期。由于国内非洲猪瘟疫情仍然严峻,公司在报告期内继续提升生物安全硬件基础设施的改造,强化物品、人员的管理,加大生物安全防控成本的投入。”

正邦科技则称:“本期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第一季度生猪销售价格较低,成本有所上升。”

“公司2019年上半年生猪出栏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且生猪养殖成本有所增加,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公司目前的负债规模较大,财务费用较高。”*ST雏鹰表示。新京报记者注意到,*ST雏鹰多次发布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

与牧原股份、正邦科技、*ST雏鹰的连续亏损(且亏损额同比进一步增大)不同,天邦股份和罗牛山2018年的中报都是盈利的,今年中报却预亏,亏损原因中,非洲猪瘟依然榜上有名。

在多份上市公司的公告中,外界也得以获悉非洲猪瘟的相关情况。

由于非洲猪瘟疫情影响,2019年1月至春节前生猪价格达到周期低点,3月份开始猪价整体波动中有所回升,但各地猪价差异较大。2019年第二季度,全国大部分地区疫情有所缓解,生猪供求关系扭转,猪价步入上升通道,从趋势看,随着猪价上升成本下降,公司经营情况逐月好转。

5月17日,天风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每一轮大型疫病的暴发都是对养殖行业的一次洗礼,养猪产业的竞争格局都会发生大的变化。在非洲猪瘟疫情常态化之下,无法适应现代高强度疫病防控体系的养殖场,不论大小,均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牧原股份中报预亏,今年以来总市值涨892亿

与猪肉概念股的业绩变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股价变动。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26日收盘,今年以来,29只猪肉概念股中27只股票的总市值均上涨,其中牧原股份、温氏股份和新希望名列前三,总市值分别增加约892.27亿元、704.86亿元、481.89亿元。

牧原股份今年上半年预计亏损14500万元至16500万元。2018年,牧原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2亿元,同比下滑78.01%。

安信证券分析师认为,牧原股份2018年利润下滑是受猪周期下行及非洲猪瘟影响。广发证券分析师则表示:“牧原股份2019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在猪价回升的带动下步入盈利期,最艰难时期已过。”

“猪周期正式步入上行期。”广发证券也给出了针对牧原股份的风险提示,“猪价波动风险:猪价超预期下跌对公司盈利将造成较大的影响;疫病风险:若防范不到位而发生疫情,将产生较大的损失;食品安全等。”

“目前来看,上市养殖集团凭借着资本优势,不仅在防控体系建设上能够及时进行大规模投入,而且产能在持续扩张之中,补栏能力也强,具备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因此,从2019年1-4月份的出栏情况来看,上市养殖集团实现了出栏量的逆势增长。行业集中度提升的逻辑正在逐步兑现。”天风证券表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大多数猪肉概念股股价飙升的同时,上市公司的股东也开始进行增减持。

2019年3月至6月期间,天邦股份股东吴天星为了偿还债务和降低个人质押比例,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累计套现约5.4亿元。

今年以来,正邦科技的多位董事和高管也在减持,比如正邦科技的董事长程凡贵、财务总监周锦明、董事刘道君等。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上述天邦股份和正邦科技外,今年有减持行为或者减持计划的猪肉概念股还有*ST雏鹰、金新农、温氏股份、新希望、益生股份、得利斯、大北农、德美化工、华统股份、唐人神、傲农生物、新五丰、龙大肉食;其中,*ST雏鹰的高管、董事和控股股东属于被动减持。

29只猪肉概念股中,今年有增持计划或者增持行为的上市公司有新希望、傲农生物、新五丰。

养猪板块有望迎利润加速释放阶段

2018年8月,非洲猪瘟传入中国,多地暴发非洲猪瘟疫情。当时,由于疫情影响生猪跨省调运,猪价分化趋势明显,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上猪肉概念股普跌,鸡肉概念股普涨。

到了2019年,非洲猪瘟疫情明显有所缓解,不论是猪肉价格还是猪肉概念股的涨跌幅,都有了新景象。

2019年3月1日,农业农村部举行了非洲猪瘟专题新闻发布会,“目前,100起疫情按规定解除封锁,18个省份的疫区也全部解除封锁,但受到疫情影响,会上专家预计今年下半年猪肉市场供给可能偏紧,四季度猪肉价格可能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CPI同比上涨2.3%。其中,猪肉价格上涨5.1%,为同比连降25个月后首次转涨。

那么,猪肉价格的涨幅会给相关产业的上市公司带来什么影响呢?

“上市公司的盈利并不取决于其成本的绝对数值,而与高成本的中小规模猪场的成本有关,取决于猪价水平。”天风证券分析师表示,“我们预计本轮疫情将使上市公司养殖成本抬升1-2元/公斤,但是由于中小规模猪场防疫能力较弱,其成本抬升有望超过3元/公斤。”

天风证券分析师预测:“目前来看,随着6月份至今南方产能的大幅去化,全国生猪供给有望显著收缩,我们预计7-8月间,猪价有望继续加速上涨,且有望达到甚至超过2016年的高点(21元/公斤)。我们预计本轮周期高点有望出现在2021年上半年,且高点有望超过30元/公斤。随着猪价的继续攀升,养猪板块将迎来利润的加速释放阶段。”

■ 个案

*ST雏鹰:“以肉偿债”、“饿死猪”,徘徊退市边缘

曾经“以肉偿债”、资金紧张致猪“饿死”的*ST雏鹰如今走到了退市边缘。

从今年7月5日至7月26日,*ST雏鹰股票已连续16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根据有关规定,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继中弘股份后,*ST雏鹰也面临因股价过低而退市的风险。

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但就是这家公司,在2018年爆发了债务危机。

2018年11月6日,*ST雏鹰发布公告称,受金融政策等因素影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的状况未得到明显好转,出现了债务到期未能偿还、资产被查封、评级连续下调等较多重大不利事项,公司现金流紧张,使公司不能按时足额兑付“18雏鹰农牧SCP001”应付本息。

这则公告发布后不久,*ST雏鹰称,受“非洲猪瘟”疫区封锁、禁运等因素影响,雏鹰农牧生猪等相关产品短时间内难以变现,为了盘活库存、缓解公司目前现金流紧张的局面,公司计划对公司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以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债,让*ST雏鹰的债务危机第一次受到了巨大关注。之后,*ST雏鹰因资金紧张导致生猪“被饿死”再度掀起波澜。

今年1月30日晚间,*ST雏鹰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预计2018年度亏损29亿至33亿。公司2018年巨额亏损一方面是因为商誉减值和资产减值,但另一方面也有经营业绩下滑的原因。公告称,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发布这则公告后,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到达,同时,控股股东股份新增轮候冻结,公司董事、高管所持部分股份被动减持,都给*ST雏鹰“雪上加霜”。

今年3月7日,*ST雏鹰又宣布了一则坏消息:公司高管终止实施增持股票计划。*ST雏鹰表示,增持计划的终止是受国内金融行业去杠杆、金融监管新政策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增持人员无法筹措充足的增持资金。同时公司控股股东侯建芳持有公司的股票被多轮轮候冻结,此外近期部分人员已经离职,综合上述因素增持计划的实施受到阻碍。

罗牛山:跨界赛马无实质进展,上半年预亏

引发市场热议的除了雏鹰农牧之外,还有罗牛山。不过与把猪“饿死”的雏鹰农牧不同,罗牛山引起争议之初,主要是因为公司“副业”搞赛马。

早在2018年5月,罗牛山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罗牛山国际马术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项目已获得《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总投资约287.8亿元。

作为一家以养猪为主营的畜牧业上市公司,罗牛山靠着“海南赛马”概念在当时实现了股价的逆袭。数据显示,从2018年5月2日至5月30日,其股价区间涨幅达到92.88%,同期大盘则下跌2.12%。

2018年12月19日,罗牛山公告称,公司获得变更后的《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项目名称由“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变更为“海南国际竞技体育娱乐文化项目”,建设内容也发生变更。截至2018年年报发布时,该项目仍处于前期阶段。且项目尚未有实质性进展,也未开工建设。

尽管股价曾因为“海南赛马”好转,但罗牛山的业绩仍惨淡。2018年,罗牛山实现营收11.21亿元,同比减少了13.63%,公司的归母扣非净利润为-417.19万元,同比下降了113.14%。

年报显示,2016年-2018年期间,罗牛山分别获得了7851.49万元、5330.88万元、2545.87万元的政府补助,此外,2018年罗牛山的“其他营业外收入和支出”达到902.58万元,“其他符合非经常性损益定义的损益项目”金额达到3.54亿元。当时有声音质疑称,罗牛山所获得的政府补贴是否会用于非主营业务,如赛马业。

7月13日,罗牛山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亏损4300万元-4800万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盈利3.35亿元,预计同比下滑112.82%-114.31%。

罗牛山解释称,这是由于去年同期公司对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改为按权益法核算确认投资收益对利润影响3.55亿元,基数较大;本期公司结转满足会计确认条件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收益较去年同期降低。

同时,罗牛山称,今年上半年,受岛内及岛外双重活猪调运限制性政策影响,生猪销售量同比下降幅度较大,导致生猪销售收入同比下降;同时,为应对“非洲猪瘟”疫情,公司加大了相关生物安全防控的措施及投入。

天邦股份:收购公司“失算”,计提资产减值超2亿

天邦股份在2018年的业绩也不理想。

天邦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收45.18亿元,同比增长47.63%,归母净利润-5.71亿元,同比下降318.19%,归母扣非净利润-6.6亿元,同比下降381.28%。

天邦股份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投资项目在2018年未能取得预期的进展,出于谨慎原则公司对持有的中国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20.4%股权全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0077亿元,对持有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中域之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份额,以账面成本为限,确认投资损失2.06亿元。这是造成公司2018年度大幅亏损的最主要因素。

早在2017年10月,天邦股份宣布即将以2亿元的价格受让中国动保20.4%的股权。中国动保2007年成立,在香港上市,拥有防治口蹄疫、蓝耳病、猪瘟等产品的8条GMP生产线。

当时的天邦股份,继2008年通过收购成都天邦生物进入畜禽疫苗领域后,正在加大动物疫苗产品的研发。根据公司2017年半年度报告,公司报告期动物疫苗业务实现收入8274万元,毛利率78.89%,为天邦股份旗下产品中毛利率最高的板块。但是在当时,中国动保就已经陷入“财务账本丢失”危机,财务报告披露困难、股票停牌。2017年年底,就有基金下调中国动保股票估值。

除了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之外,天邦股份还在2018年年报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生猪养殖规模进一步扩大,但由于2018年处于猪周期底部,同时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全年生猪销售均价仅12.17元,较2017年下降了18.3%。价格下降是2018年养殖业务出现亏损的主要因素。

事实上,在2018年10月天邦股份披露第三季度报告时,并没有预料到此次的亏损。天邦股份当时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亿元至2.6亿元。

新京报记者 阎侠 林子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贾宁

yanxia@xjbnews.com linzi@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