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土吧]政治局定调:科创板、房地产、减税、货币政策有哪些变化

时间:2019-07-30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法医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这次会议释放了什么信号?与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再提科创板,要求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此次会议要求,科创板要坚守定位,落实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与此前会议相比,本次政治局会议关于科创板的表述略有变化,新增了坚守定位、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要求。4月1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针对科创板的要求是:“要以关键制度创新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科创板要真正落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记者表示,在政治局会议中,关于证券市场只提及科创板这一句话,这也表明了科创板非常高的战略定位,对科创板的建设要有长远的安排,意义很重大。

同时,科创板也是包括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在内的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付立春表示,我国资本市场的信息披露现在已经有所提升,而且注册制已经在科创板开始试点,信息披露的位置也提到更高的层次了。落实的关键在于完善规则,严格执行。

7月30日,上交所通报了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信披违规处理情况,上交所共发出公开谴责决定11份、通报批评决定30份、监管关注决定45份,合计86份;共涉及41家上市公司,149名董监高、40名股东以及6名财务顾问项目主办人、1家年审机构、2名年审会计师,合计198人次。处理案件数量、人数均超过上年同期。重点查处的信批违规行为包括六大类: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恶性违规行为,并购重组中高额业绩承诺未完成的违规行为,公司管理层在重大交易中决策不审慎的不当行为,上市公司利用敏感信息概念炒作的违规行为,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的违规行为,募集资金使用管理不规范的行为。

关于上市公司质量,科创板在入口和出口两端进行了诸多制度创新。在入口端,科创板设置多元包容的上市条件,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尚未盈利或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允许符合要求的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和红筹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在出口端,科创板的退市标准更为严格。上市公司触及四类情形将可能被强制退市,包括重大违法、交易类、财务类、规范类,其中既有定性标准,又有定量标准。

付立春表示,科创板对于上市公司的质量把握首要的是坚守科创板定位,其次是事中监管,还有严厉的退市制度,这样能够保证优质的企业能脱颖而出,有问题的企业能被发现,不合格的企业能退出市场,这样的基础制度对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对于A股市场整体也类似,一方面提高上市公司的审批效率,另外一方面事中监管主要通过问询函的方式,公开透明地把上市公司的问题暴露出来,如果出现重大问题,也要严格执行退市常态化机制。

明确“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政治局会议对房地产市场调控提出了要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在此前4月的政治局会议中,也提到了相关要求,但表述是“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本次会议明确了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短期看,整体经济的确面临一定的难题,在过去经济发展过程中,确实出现过为了短期经济稳定的目标,而放弃房地产长效机制的落地执行,本次会议明确了这一点。”

张大伟同时表示,4月19日与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连续2次提及“房住不炒”,继续明确了房地产调控将持续收紧。“在市场出现小阳春,局部区域出现波动的情况下,连续2次提及房住不炒,对炒房者将有打击,也有利于市场平稳。”

今年以来,住建部也多次对部分房价、地价波动幅度较大的城市进行了预警提示。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国仕英表示,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既明确“房住不炒”定位,又首次强调“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体现了中央政府控制房价上涨、确保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决心。这也将使得地方政府在房地产政策选择上更加审慎,对市场波动更加敏感,政策出台的频率和力度都有可能会加强。

落实落细减税降费:多项政策已出台

会议还提到,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与4月19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提到的“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相比,此次政治局会议增加了“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这一说法。

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是2019年政府重要工作任务之一,根据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安排,今年全年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力度空前。

要完成这一目标,政府的相关部门已经推出了不少举措,包括深化增值税改革等。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其中减税10387亿元。

据了解,包括深化增值税改革、社保降费以及个税改革等在内的大多数减税降费政策,已在上半年相继出台并开始实施。下半年,政府相关部门将更多关注已有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正如此次政治局会议中提到的“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

7月16日,财政部税政司巡视员徐国乔在2019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半年,财政部将细之又细抓好减税降费政策落实,加强与相关部门沟通,强化协同配合,加强减税降费实施效果的监测监控和分析研判。同时,聚焦政策措施实施效果,进一步加强监督检查,严肃查处政策不落实、增加企业负担、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

东北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次的减税降费主要做法是,还利于民、国退民进、涵养税源、放水养鱼。而伴随着减税降费,国家还有实施整体的、结构性的税收制度调整,减税降费只是整个改革过程中很重要的一步棋。

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分析:不意味着货币宽松加码

在备受关注的货币政策表述上,会议提出,要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这一表述,与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今年1月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今年3月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4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等均保持一致。

相比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提法,此次多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求。不过,在7月中旬召开的央行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已提到,下一步将按照稳健货币政策要求,综合考虑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市场预期等因素,灵活把握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和节奏,“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满足各类金融机构合理的市场融资需求,为实体经济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前段时间已经在强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了,此次政治局会议再次提出要求,主要目的还是防范发生金融风险,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等问题。未来有降准可能,但大概率还是定向降准。

对于此次政治局会议在货币政策上的表述,华尔街见闻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称,这个表态是对央行未来货币供应管理提出一个更高期待和要求,并不意味着要货币宽松要加码。邓海清进一步解释称,定向降准一直都在使用,主要用于解决小微贷款融资贵等问题,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定向降准本身并不是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关键因素,流动性充裕与否更多地反映在货币市场资金利率水平。而定向降准想要解决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利率过高问题,核心原因是信用风险溢价太高,并不是央行基准利率过低。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潘亦纯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