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价格战]光大否认CRO辞职与暴风浸辉案有关:系职业发展原因

时间:2019-08-02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i52450

8月2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光大证券”)公告披露,公司董事会于2019年8月1日收到公司首席风险官王勇先生的辞呈:因职业发展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首席风险官职务。此外,光大证券称,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关于公司合规总监离职的相关报道,目前合规总监正常履职,未提出辞职。

对于光大证券与暴风集团近期的“恩怨纠葛”,记者致电光大证券董秘办,但截至发稿,仍未取得有效联系。

“乌龙指”事件后履职光大,薪酬居董监高首位

记者翻阅此前光大证券的年报发现,日前从公司首席风险官位置上辞职的王勇出生于1964年,2014年8月5日入职光大证券,在光大证券经历“乌龙指”事件、相关责任人大换血之后。

2015年入职光大之后,王勇薪酬在光大证券董监高中居于首位,2018年、2017年、2016年和2015年,王勇的薪酬分别达到408.63万元、469.33万元、444.40万元和465.22万元。

去年,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与暴风影音联合投资的海外项目MPS收购案踩雷。正因此事发生于王勇掌舵光大证券合规体系期间,引发外界对王勇离职的猜测,认为其离职与此次事件有关。

7月31日晚,暴风集团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揭开了谜底:根据《拘留通知书》,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暴风集团还称,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尚未知是否与公司有关。案件尚待进一步调查。

在此之前的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暴风集团)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暴风集团)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

今年3月20日,光大证券还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下属子公司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浸鑫基金因投资项目出现风险,计提了相关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共计减少公司2018年合并利润总额约15.21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1亿元,严重拖累公司当期业绩。

数据显示,2018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同比下降21.61%;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大减96.57%。

2018年光大证券净利润下滑96.57%,下滑幅度大幅超行业均值

光大证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同比下降21.61%;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96.57%。基本每股收益0.02元,同比下降96.57%;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0.21%,同比下降6.05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统计,2018年,证券行业共实现营业收入2662.87亿元,同比下滑14.47%;共实现净利润666.20亿元,下滑41.04%。对比来看,光大证券2018年经营业绩增速大幅低于行业均值。

中原证券在光大证券年报点评中指出,光大证券2018年经营业绩下滑幅度大幅超出行业均值,主要受累于光大资本专项风险事件;若剔除该事件影响,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下滑幅度尚处于正常范围之内。本次风险事件将促使公司进一步加强内核风控,促进公司稳健经营。同时,公司背靠光大集团,受益于集团内的协同效应和品牌优势,借助于资本市场各项改革的机遇,公司2019年业绩反转可期。

光大证券一季报信息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据光大证券2019年一季报披露,2019年一季度,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总收入34.21亿元,同比去年增长46.49%;实现净利润13.17亿元,同比去年增长80.09%;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2.75%,基本每股收益0.29元。

值得注意的是,具体来看,2019年一季度光大证券实现投行业务净收入4.02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16.52%;自营业务、经纪业务、资管业务等均实现同比正增长。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陈鹏 编辑 徐超 校对 范锦春